Please call me husband

Please call me husband, thanks.

在低贱的国度要求高尚

在高尚的国度嚼骨挑刺

我不明白

人类真的以为披上一层善良的皮就真的能掩盖内心的肮脏吗

 

何人言我善?何人言我恶?

善是为何?恶又为何?

当善恶颠倒,当黑白融合。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又会如何?

天生多情又何来的专情之说?

爱一个和爱很多个的区别不大。

何以解愁?唯有喝酒。
啤酒真是个让我反复失常的东西。

爱情似酒,谁碰谁醉。

人群却在清醒后爆发积压已久的不满  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倒不如饮杯苦茶 清醒大脑 不入沼泽

日常

苦涩的味道一股脑的冲进了肺腑

我却被呛得眼泪都出来

停下后再吸一口烟,直至烟味充满了口腔,舌尖微微发苦

我轻呷了一口淡茶,试图冲下那苦味儿

空着的手无力地放在桌子上,夹着烟的手并没有因此而烫到

我看着从口中吐出的烟雾慢慢充斥空气

并不缓慢的进入我的皮肤,霸占我的血管

我有些恍然,烟明明是早就戒了的..

生活

幸福就应该有幸福的样子,在苦难之后。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幸福,却克服不了苦难。

还妄想世界待你不薄。